徐州網絡女作家每天睡眠不超4小時 每部小說印數均超萬冊

徐州作為江蘇文學重鎮,多年來不僅走出了周梅森、趙本夫、王建、張新科、董堯、葉煒、楊剛良、李其珠、楊洪軍、周淑娟、龔房芳等一大批“五個一工程”“紫金山文學獎”“冰心散文獎”優秀作家,也涌現出以驍騎校、忘語、打眼、石章魚等為代表的一批網絡作家群體,他們創作了一大批在全國產生較大影響的作品。

袖唐作為徐州網絡女作家代表,被業界譽為“古言新天后”,她的代表作《江山美人謀》與《瑯琊榜》并稱為“兩大權謀經典之作”,在業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9年時間里寫就4部計700余萬字的長篇小說,并分別由江蘇鳳凰出版集團、中國友誼出版公司等實力出版業隆重推出(每部印數均超萬冊)。近日,袖唐回到老家徐州新沂,記者有機會專訪她。

9年如一日每天睡不到4小時

法國文學巨匠巴爾扎克每晝夜只在晚上8點到凌晨12點睡4個小時,其余時間全部用來寫作。每日靠喝黑咖啡提神。如今,新沂女孩袖唐再一次讓記者見到了為了文學執著創作的精神。她的成功源于九年如一日的筆耕不輟,她的努力讓黃樓故畔長出了一朵文藝之花。

見到袖唐,是在周日下午兩點,她上午的時間用來睡覺。出于作者本人的要求,不能拍照。

9年時間,700萬字。從《美姬妖且閑》《大唐女法醫》《大宋女刺客》,到《江山美人謀》《崔大人駕到》,共五大部長篇小說,繪制出一幅幅多姿多彩、壯闊斑斕的小說版圖。

而這700萬字全部用的業余時間寫的。白天上班為糊口,夜晚寫書為夢想,每天睡眠時間不超過4個小時,一年365天風雨無阻。白天工作,夜晚則為網站寫稿。網站要求每天至少更新三千字,甚至日更一萬字。曾經一份蓋澆飯分三頓吃,度過了一段艱難的歷程。

愛讀懸疑作品最愛《天龍八部》

網絡作家是如何煉成的?酷愛閱讀必不可少。

袖唐總體來說比較喜歡偏懸疑的作品,比如聚斯金德的《香水》,東野圭吾的《惡意》《嫌疑人X的獻身》等。但是對她影響最大的,還是金庸的作品。

袖唐從小沉迷武俠,不獨是金庸先生的書,還珠樓主、溫瑞安、古龍、梁羽生、李涼等等都看過。讀的第一部武俠小說是金庸的《鹿鼎記》。

“那時候年紀很小,并不能完全理解書中內容,寫作手法什么的,《鹿鼎記》這本書只是一把鑰匙,給我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袖唐說。

而金庸的作品中,最喜歡的還是《天龍八部》。袖唐坦言,因為里面有她最愛的一個角色,喬峰。“就算看過這么多書,他在我心里仍然是最具俠義之氣的人。”

徐州是網絡文學“重鎮” 年內將成立網絡作協

徐州市作家協會秘書長張毅菲說,在最近江蘇省網絡作家協會組織的首屆泛華文網絡文學“金鍵盤”獎和中國網絡文學二十年江蘇20部優秀作品評選中,徐州分別有1部和4部作品榮登榜單。

徐州作為網絡文學的“重鎮”,網絡文學創作活躍,優秀作品層出不窮,這和徐州網絡作家們長期堅持寫作,網絡創作氛圍濃郁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徐州網文起步早,發展快,優秀作家集中,在江蘇乃至全國都是很有代表性的。

在剛剛結束的中國網絡文學二十年江蘇20部優秀作品發布儀式中,徐州作家驍騎校、忘語、打眼、石章魚分別憑借《橙紅年代》《凡人修仙傳》《黃金瞳》和《醫統江山》榮登榜單。

其中,由小說《橙紅年代》改編的電視劇于2018年在東方衛視、浙江衛視播出,引起了廣泛的社會效應。而“凡人流”的開山之作《凡人修仙傳》也曾位列2017年和2018年胡潤IP價值榜前三。該書在被譯介到北美之后,受到了廣大讀者的追捧。最近,由愛奇藝出品并改編的《黃金瞳》即將播出,小說一度登上微博和百度熱搜。

90后新秀烈焰滔滔,袖唐也是發展迅猛,徐州市年內打算成立網絡作協,更好地為網絡作家們服務。

徐州市作家協會副秘書長李繼玲說,幾年前,國內某網站曾發布網絡作家排行榜,江蘇網絡作家領跑全國,而徐州占比又是全省最多的城市之一,體現出強烈的民間文化形態。

網絡文學由于門檻低、參與廣,成為無數人放飛夢想的平臺,并駛入發展的快車道。在我市,《橙紅時代》《凡人修仙傳》《醫道官途》等一大批國內外圈粉無數網絡小說的火爆,正是朝氣蓬勃的證明。這些作品,是在徐州這樣一座有五千多年歷史文脈的城市里誕生的,豐富了中國文學,并為影視、動漫、游戲等文化產業的發展提供了“母本”,各種政策的傾斜,獎勵扶持也成為網絡作家創作的原動力。如此豐厚的文學沃土,滋養了越來越多的網絡作家,作品多,大腕多,數量多,已成為本土網絡文學圈的一種文學現象和潮流。

專家:

網絡文學中的穿越、仙俠、奇幻與徐州地域文化遙相呼應

徐州獨特的地域文化蘊育獨特的網絡作家。對此,中國礦業大學中國語言文學學科負責人王青教授表示,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文學發生巨大變化。近20年來,網絡文學逐漸從邊緣向中心移動,極大地改寫了文學創作的生態空間。

江蘇培育了一大批優秀的網絡文學作家,產生了一系列高質量網絡文學精品,而徐州的網絡文學創作又是其中有代表性的。不僅網絡文學創作人數多、作品數量多,而且已形成有影響力、傳播力的作品。

徐州文脈深廣綿長。當代文學家中老中青三代結合,所涉文體齊全。周梅森、趙本夫、孫友田、張新科、胡弦、葉煒等都與徐州結下不解之緣。2017年楊剛良的長篇小說《大爆臨界》、胡弦的詩集《沙漏》、龔房芳的兒童文學《如果一只獾遇到另一只獾》等8部作品同時獲“江蘇省第六屆紫金山文學獎”,使徐州文學一躍成為江蘇文學的重鎮。

在網絡文學創作排行榜中,江蘇的網絡作家所占比重為全國之最,而徐州的網絡作家所占比重又是全省最多的城市之一,由此可見徐州這片熱土的魅力所在。徐州豐厚的地域文化養成徐州人獨特的性格,涵養了生活在這片熱土上人們的品性。作為江蘇網絡文學創作的重鎮,徐州的網絡文學創作隊伍不可小覷。他們中有業余作者也有成名后辭去工作的專業作者;創作的類型涵蓋現實類、修仙類、仙俠類、歷史類、醫療類等。

之所以徐州能出如此之多的網絡作家,并能產出大量的好作品,是獨特的地域文化、人文涵養、性格氣質使然。網絡文學類型中的穿越、架空、仙俠、奇幻等與徐州獨特的地域文化遙相呼應,形成穿越古今不斷創生的新樣態。徐州獨特的地理位置,使它吸納了南北之精華,是北雄南秀的薈萃之地。受地域文化影響,自古以來這里的人們就崇俠尚武,有一股陽剛之氣,其荊楚文化的底蘊與吳越文化相呼應,使這里的人具有剛中有柔、豪放堅韌的品性。

改革開放40年來,徐州地處淮海經濟區中心位置,加上便利的交通,人口流動性大。這樣,開放與包容、務實精神與耽于想象形成的合力,鑄就了當代徐州人的性格。徐州人既有北方人的質樸、豪氣、勤奮;又有南方人的睿智、細致與韌勁。他們在文學創作中,既善于從歷史中取材又能與現實結合,在歷史的想象中完成對當下現實感悟的縫合。徐州地域的網絡文學創作也可看做是當下國內網絡文學創作的縮影。

來源:彭城晚報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評論列表(1條)

  • 蘇是(師小帥)的任意堂

    作為一個徐州本地不出名的小寫手,真心為徐州能有如此的作者大大感到驕傲,同時也期待能夠有小說網站在徐州誕生!!

体彩11选五胆拖投注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