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老舍先生心中的婚姻

個人以為,在中國現當代文壇,從文學素養和作品成就兩方面綜合起來考量,老舍先生的造詣是最高的。比之文學家老舍,魯迅更是一個思想家、革命家,錢鐘書則更像一名學者,郭沫若、茅盾卻是十足的政治家。從作品來看,冰心、朱自清散文有余小說不足,沈從文、蕭紅缺少像樣的長篇小說,張愛玲張恨水之流作品的寬度和厚度又不夠。至于改革開放以后那些只關注市場的碼字員們就更無法望老舍先生的項背了。
老舍的作品題材廣泛,思想深刻,尤其是語言令人稱道。老舍的語言流暢、通俗、準確、生動、活潑而幽默。不像魯迅的語言那么生澀,更不像張愛玲的那樣做作。如果說老舍的作品里最能體現其思想的深刻的是《四世同堂》的話,那么其語言風格、尤其是其幽默風格的代表作品就是《離婚》。
實事求是地講,《離婚》這部作品所講的故事對今天的讀者沒有多少吸引力:它講的是民國時期幾個家庭的婚姻危機~老吳因妻子不生育想娶姨太太,邱先生卻因娶了個女大學生而成為了“苦悶的象征”,最典型的是老李,他這個高級知識分子、科員,卻有一個來自鄉下、由父母包辦的妻子。老李這種境遇、他的這種家庭模式,我們在很多民國時期的名人、偉人身上見到過,比如魯迅和毛澤東。而老舍筆下這個老李又和很多知識分子一樣,一肚子的浪漫卻沒有一點主意,他的浪漫永遠和現實相**。像老李這樣的人物什么時代都有,所以他的故事對今天的人們也會有所啟發。因此,《離婚》的故事雖然在當今這個結婚不到二十四小時就會離婚的時代已經過時,但因為有老李這個人物的存在,這本書在今天依然有它的魅力。況且,即便是故事,到了結尾部分也是**迭起的。
說《離婚》在今天依然有魅力,更重要的原因是前面提到的語言魅力,尤其是幽默的魅力。老舍這部作品的語氣一直是調侃的、帶點諷刺的。卻又不是毫無同情的嘲諷和批判。開頭第一句:“張大哥是所有人的大哥。”就定下了作品的基調。
老舍對狂風、春節、早春、夏天的暴雨和酷熱都描寫得極為精彩,尤其是對雨后的云的描繪,簡直會讓你歷歷在目且過目不忘。老舍在《駱駝祥子》里的一段描寫烈日和暴雨的文字入選了中學課本,但那段文字是“服務于”祥子這個貧苦人的,是為了襯托他生活的艱辛。到了《離婚》這里,老舍的景物描寫則開始“服務于”老李,老李是知識分子,他不像祥子那么貧苦,但他的心理可能更落寞。于是狂風也和他過不去,太陽讓本就煩躁不堪的老李“熱得恨不得咬誰一口”。
除了風景,更見老舍文字功力和幽默風格的是對人物的描繪。且不說對人物性格的刻畫入木三分,單是人物外形的描繪就已經活靈活現了:張大哥長了一對陰陽眼,左眼會隨情緒的變化開合;小趙的眼睛則會隨心情飛到眉毛上邊或干脆飛出去;吳先生說話間也要擺兩個太極的姿勢;要學官話的孫先生不管說什么都帶兒化音,并亂用歇后語和“壓根兒”…如果說老舍對這些男性的描寫讓他們躍然紙上的話,那么老舍筆下的女性則會直接從書中走出來:李太太梳一對干巴巴的小辮、穿一件很肥的棉袍;邱太太是直板兒一塊,卻要為了表現自己的“個性”而故意要與別人唱反調;書中最為活靈活現的是吳太太~一塊大方肉上面頂著個白球,號稱“方墩兒”…這樣的一群人物活躍在一本小說里,即使不講什么故事,就已經足夠精彩了。
老舍把風景寫得精彩,是因為他熱愛生活;他把人物寫得形象,是因為他對人世看得透徹。透徹讓他深刻,但熱愛又讓他寬容。所以他筆下的人物都有來龍去脈,哪怕是小趙這樣的流氓也有他的一套哲學。在老舍這里,沒有沒來由的“痛打落水狗”,更不會愛什么人使自己“變成塵埃”。他會為我們展現小趙是只什么樣的“狗”,同樣也會告訴我們他的邏輯是什么;老李是老舍比較同情的人物,但老舍也會對他有很多批判。而老舍對人物的展現和批判又多是通過幽默的方式,這就更加意味深長和深入人心。
然而,寬容而深刻的老舍在1966年卻沒有再對這個世界寬容;留下無數幽默作品的偉大作家,卻選擇了一個最不幽默的方式封筆。這怎么能不讓人扼腕!
老舍先生絕對是世界級的文學大師。我曾在一篇文章中為先生與諾貝爾文學獎失之交臂而遺憾。有人卻問我,這個獎真的重要嗎?我覺得重要,當下的中國作家沒人得這個獎沒什么,但對老舍重要。如果老舍得了這個獎,對他的那些偉大作品的傳世會有一定的促進作用。而老舍因為意外逝世而沒能得這個獎,對中國文學和世界文學都是個巨大損失。關于這一點,我將在另一篇文章中探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upfned.icu/18945.html

体彩11选五胆拖投注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