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有一個地方叫夏》從細微的小事上進行哲思

時間是十分神奇的,它能讓拉鋸的噪聲變為悠揚的音樂,能讓蹣跚的兒童成長為獨當一面的成人。我們在一次次往復不變的日月輪換中吐故納新,時而沉浸在哀愁中,時而洋溢出不能自已的幸福。

我們不斷經歷,也不斷遺忘。

由人制造、被人使用的大小物件或變得陳舊,或蒙上塵土,逐漸被人遺忘,它們在曾經一次次與人溝通的過程中培養出了一條不可思議的堅實紐帶,所以這條紐帶也在灰塵的覆蓋下硬化。物件沒有情感,它們并不因為被舍棄而感到悲傷難過。但這條紐帶卻是人/物雙重屬性的,擁有一定溫熱,又不能表達自我。

紐帶牽著物件,來到屬于它們自己的城市里。城市的名字只有一個音節,叫“夏”。這里沒有語言,語言是人類用來交往的媒介。這里沒有功能,功能是給人提供的服務。這里沒有抱怨和焦慮,也沒有慷慨和激情,因此書可以擺脫文字而獨立存在,鐘表可以離開指針平靜地度日。令人恐懼的事物也可以摘下猙獰的面孔,去感受、去給予。與人類有過關聯的物體不能完全洗脫與人的聯系,但這也是它們誕生時就背負的特性,老城主也隱約知道這一點。所以我們甚至會為它們的這種歸宿感到欣慰。

這里面有可能會刺痛讀者的大概是被遺忘的“理想”和“人們”吧。

墜落的理想依然亢奮又閃耀,在黎明時分第一個抵達。終究是被遺忘的,流星雨般的,老城主帶著微笑將它們清掃干凈,每顆星星背后的故事誰也無從得知。此時我們想起了我們自己放棄的理想,它們也曾點亮過我們的生活,但要么太過遙遠,要么太過虛幻,最后紛紛無奈飛往夏城,光亮絲毫不減。

“遺忘物”之城也有被遺忘的人們。他們失去了色彩,變成了某種“物”,只有在鏡子前才能露出笑顏。誰都不曾記起的各種人仍舊卑微地活著,努力愛著自己,希望有一天離開那口黑暗的井,重新找回屬于自己的顏色。

除此以外,我們看到玩具迸發著喜悅與活力;童稚的繪畫依舊色彩繽紛,滋養著被遺忘的夢;被遺忘的話語依舊能感動最后一位聽眾,讓他流出淚水;老電影和老照片仍然被夏城的居民欣賞……

然后來臨的是戰爭。我不知道作者在此指的是真實世界的戰爭,還是毀滅性的大規模遺忘,來到夏城的并不都是好事。開裂的小行星讓讀者心里很是難受,因為這意味著整個家園都被忘記了,整個人類社會都消失殆盡了。淚水都填補不了干涸的行星,傷口沉重地刺痛著。遺忘的循環也停滯了。

終于,那顆原子彈在夏城爆炸了。在現實世界爆炸會摧毀人和物,在夏城爆炸又意味著什么呢?遺忘物不會死亡,它們可以開啟新的旅程。所以爆炸的過程雖然也是暴力的,但就像按下重啟鍵一樣,夏城居民不再平靜如初,它們四散奔逃,帶著不可知的心情,以另一種方式另一種形態去往另一個地方,可能是原來的世界,也可能是新世界。城主或許也在修復與爆發的過程中不情愿地記起了自己,不情愿地割舍著自己在此的職責,直到很久很久之后,就連被遺忘的人們也愉快地飛向遠處時,城主才緩慢地接受了即將改變的命運。和我們一樣,決心做出改變很難,接受改變的那一刻又是如此輕松……

故事不必帶來啟示,藝術不能過度解讀。人不需要記住所有人和所有事物,因為被遺忘并不一定充滿悲傷。標志著我們人類身份的,是就算拋棄人形也忘不掉的紅色玫瑰,是微笑流淚的能力,以及關懷萬物的溫柔。

對夏城有疑問的,還是去問貓吧。:)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体彩11选五胆拖投注表